名医与海盗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8-10-01 08:52
  • 人已阅读

  清朝康熙年间,山东诸城出了一位名医叫丁华。有一年春天,丁华正在堂内给人看病,忽然来了两名壮汉,进门扔下两个元宝,气势逼人地说:“丁先生,我家主人病了,特来请你速去医治。若医治好了,上千两黄金相赠。赶快跟我们走吧。”

  

  丁华听来者口气强硬,便小心地回道:“二位稍等。我看完这个病人马上就去。但不知你家主人家住哪里?生了什么病?”

  

  两名壮汉道:“不必多问,到时你就知道了。赶快走吧,不然的话,误了我家主人的性命,你我都担待不起。”

  

  丁华行医多年,见来者咄咄逼人,不是善良之辈,只好随手拿了行医家什跟他们走。

  

  此时大门口的槐树上拴着两匹骏马。两名壮汉上前解下缰绳,相互使了一下眼色,一名壮汉不由分说,就将丁华架上马,自己也一跃而起,跨了上去,与丁华同骑一匹,另一壮汉单骑,二人扬鞭往东飞驰而去。

  

  两匹快马如箭一般,一气跑了四个时辰,来到东海边上。早就有人等着,接了马匹,用布蒙了丁华的眼睛,牵着丁华上了船。船在海上晃晃悠悠,约莫走了两三个时辰,来到一座海岛上。丁华继续被牵着前行,进了一座海神庙里。有人给他去了蒙眼布,领他到了后院,在一个门口停下,说:“病人就在里面,进去吧。”

  

  丁华进得门来,房间里布置得十分豪华。靠近窗户的雕花床上,躺着一位满脸胡须、脸色蜡黄、骨瘦如柴的汉子。旁边有两个穿着华丽的年轻女人伺候着。

  

  丁华心里揣摩,自己这是进了海盗窝了。看这病人的气派,必是海盗大王。他还没开口,便听病人气若游丝地问:“先生,你能治好我的病吗?”

  

  听声音,此人已经病入膏肓。丁华谨慎地回答说:“我看看再说吧。”

  

  原来病人的脊背中间生了一种奇怪的大恶疮。这个恶疮主体有海碗口大小,上面生出五个疮口,上面两个小的,大如桃核,中间一个稍大的,有两个小空洞,最下面一个有鸡蛋大小。并且都翻口在外,冒着恶臭的脓水。整个脊背就像一盘烧红的鏊子面。

  

  丁华沉思了一会儿,说:“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,大王患的很可能是传说中的人面疮。这恶疮的形状很像一个人的脸。上面有鼻子、眼睛、嘴巴,已经会说话了。幸亏它的牙齿未成,耳朵还是雏形……这种病我家祖先也没有遇到过。只是祖师爷李时珍曾经给一个山大王治过这种病,作为特殊病例记载了下来。”丁华继续说,“这个病,若再过三五个月不治,就麻烦了……”

  

  “那您能治吗?”两位太太满怀期待地问。

  

  丁华答道:“要是我没看错的话,应该没问题。那药方我从小就背过,只是没有亲身试验过。能不能治好,就看天意了……”

  

  两位太太见丁华这样说,便稍微松了口气,说:“那您就抓紧时间治吧。只要治好大王的病,我们亏待不了你。”

  

  丁华说:“我给大王治好病,只有一个要求,那就是让我及时回家。”

  

  两位太太说:“只要治好大王的病,一切都好说。”

  

  “我按祖传秘方,先用几剂中药试试看。”说罢,丁华从行医家什里拿出墨盒和纸笔,写了个药方,呈给了两位海盗夫人。

  

  药抓来后,丁华亲手煎好,把药灌入海盗大王背上的人面疮里。谁知海盗大王敷上药后,疼得大叫一声,面部变得狰狞扭曲,也不知哪来的力气,竟然翻身站起,蹦了几蹦,随即倒下,昏迷了过去。

  

  两位太太大吃一惊,吓得六神无主,旋即抓住丁华,放声大哭,说:“好一个骗子!还大王命来……”

  

  外面匪徒听到屋里动静,急忙推门而入,见此情景,按倒丁华就打……

  

  丁华一边承受着拳打脚踢,一边挣扎着喊叫:“住手……住手,让我把话说完你们再打……”

  

  匪徒们住了手,其中一个说:“你这个该死的家伙。没有金刚钻,别揽瓷器活。现在大王被你治成这个样子,你还有何话说?”

  

  丁华说:“大王这病到了关键时刻,不下猛药是治不好的。此药药性大,既会将病人身上的人面疮毒死,也会使病人疼痛难耐。病人已经虚弱不堪,怎能承受住如此折腾?用药后自然会难受得昏迷过去。但是请放心,过二十个时辰后病人就会醒。以后再慢慢调理,病人才能逐渐好起来。”

  

  事到如今,他们也只好将信将疑。

  

  看着海盗大王的反应,丁华不时地拉过他的手腕,感觉他的脉搏虽然微弱,却是逐渐平稳。丁华心里有了底,他对众人说:“大家请放心。我以全家人的性命担保,大王的病一定会好起来。”

  

  众人听丁华的语气如此肯定,也稍微放心了些。天黑了,两位太太派人带丁华去歇息。丁华被领到西厢房,两个海盗用力将他推进屋里,随后将门锁上了。

  

  这是一间又小又潮湿的石室,黑洞洞的,里边早已躺了十多个人。这些人个个蓬头垢面,面黄肌瘦,多数人已经疾病缠身,甚至奄奄一息。众万博官网欢迎您的加入为您打造安全,优质的服务,新万博man是经过国家许可的正规的网上游戏娱乐平台,世界杯万博博彩娱乐平台是国内最人性化的一家娱乐平台,万博官网有良好的售后服务和优质的解决方案人见他进来,叹口气道:“又来了一个送死的。”

  

  丁华与他们交流,得知他们都是和自己一样,被海盗抓来为海盗大王治病的郎中。因为没有为海盗大王治好病,被关在这里。一是为了惩罚他们,二是怕放他们出去,透露这里的秘密,引来官府围剿。

  

  所有的人都问:“你有法子给他治好吗?”

  

  “能。”丁华将自己的诊断结果告诉了大家。

  

  有人丧气地说:“治好也是死,治不好也是死。他们是不会放你回家的。就让这害人的家伙死了算了。”

  

  丁华思忖了一下说:“治病救人是咱们医者的本分。在治病的时候,咱的眼里只有病人,没有好人坏人之分。你们放心,我会趁给他治病的时候,想办法让他放了你们……”

  

  众人听了,一起跪下感谢丁华。

  

  第二天,虽然大王还没醒来,但是呼吸均匀,神态安详,显然病情已有好转。再看脊背,恶疮周围红肿的地方有些淡了,人面疮耳朵的轮廓已经消失了。两位太太终于放下心来,派人将丁华请到客厅,用好酒好菜招待。

  

  酒饭刚过,两位太太派人又把丁华请去,问道:“先生,此药看来有特效,那么能否让大王恢复如初,根治此症?”

  

  丁华胸有成竹地道:“此病要根治,除非大王醒来后配合才行。要是大王不配合,就是神仙也无能为力。”

  

  两位太太问:“这话怎么说?”

  

  “恕我直言。凭我多年的行医经验,但凡患有恶疾者,都是有原因的。大王过去干的事一定是有违天理,因为一般人是不会生这种病的。所以,大王这病根不用我点破,太太也明白……”

  

  两位太太相互看了一眼,会心地点了点头,然后问:“以先生之见……”

  

  丁华说:“昨晚我和先前到来的郎中们同处一室,才万博官网欢迎您的加入为您打造安全,优质的服务,新万博man是经过国家许可的正规的网上游戏娱乐平台,世界杯万博博彩娱乐平台是国内最人性化的一家娱乐平台,万博官网有良好的售后服务和优质的解决方案知道大王这病治好了,我是死,治不好,我也是死。那大王这病治起来就没有意思了。”

  

  两位太太暗暗后悔自己大意了,不该让丁华和其他郎中相见。事到如今,她们只好说:“先生有什么话就尽管说吧。”

上一篇:红红火火舞龙灯

下一篇:麦客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