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成为我栖息的拐杖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8-10-09 08:41
  • 人已阅读

  从葡萄藤架上,斜伸出一抹爱的阳光,闪烁着串串紫葡萄的胡想,那翠绿茂盛的叶子,象攀在梦的窗口上,好象在向那斑斓的梦里窃看,那斑斓的结晶。那涨满爱的忖量,象成熟红豆的相思,把那并蒂莲结在那心坎上,象爱的吻,吻着那花瓣的香,在胡想鸽子的抵临。

  这安好的屋顶,好象鸽群在溜达,还好象在屋顶上结成火焰,在爱的梦里炙烤。那循环往复的美象在火中熄灭,就象在细致的太阳下,制作那斑斓的轮廓。线条在滑翔中飞驰,优美的梦在比邻,我象你的纯手工艺品,你在那爱里抛磨打光。我就象你斑斓的珍宝,挂在你斑斓爱的殿堂,你就象从魂魄的楼阁里,体尝到了爱的首要和美妙。那斑斓神祗的表露,在圈养你的眼神,俨然我成为你融会贯通的全面,就象在我的身上披发着我斑斓傲气的气味,叫你在有形和有形中快乐。美在阳光里飞驰,魂魄在表露夏天的火把,你是手持我火把的人,把那斑斓爱的事情越烧越美,就象我周身的篝火,都被你扑灭,那爱的火光冲满了天。

  为我一人,归我一人,你把实在和虚幻抢点,你心坎那庞然斑斓的回音,就象魂魄的火里孕育发生出爱的呼声,在前赴后继的呼吁呼嚎,鸽子在飞腾,那翔空的美,就象炫目的奥秘在你梦的额头上青刺,那有形的火焰把那斑斓的火把占领,你在火舌的梦里颤抖,就象爱的华美崇拜者,把红色的美,燃成火的色彩,在那爱里飞临。

  我是你最纯洁的人,宛如我光滑的肌体和那斑斓的影子,被你如火的眼光炙烤。你的小裸足踏在我软绵绵的小腹上,用你温柔的眼光亲吻着我的线条和轮廓,你在海阔天空的想,那每个温柔的动作,都邑在你的爱中制作出忙乱,你心跳加重,呼吸紧张,一下跳蹦到我爱的枝头上,在制作那斑斓的相逢。

  我的全身都被你倾泻了香水,你连同我的体香同样的动听,象香盆里的香在吸收着我,我的身体就象被你涂抹上薄荷香的滋味,在你的眼眸和斑斓的睫毛上闪烁,香味象穿透我的肌体和骨骼,那样斑斓的酥核着我,我象躺在你斑斓的玫瑰花间,在排汇着你玫瑰花的香。

  这是花朵、果子、树叶和枝干,这是只为你一个人跳动的心,你别用你白嫩的小手刺破我的想,叫我亲着你的露水,将头拥入你芳华气味的胸脯上,耳际还回荡着你斑斓的亲吻,以及你低缓那风暴气味的美,我象在你发香和肌香中掠夺那斑斓的珍珠,那长长的卷发在无目的的悸动,就象你的唇吻吻在草尖的露水上,是那末的美。

  扑通一声,猛然惊醒,我失恋了,梦成了我栖息的手杖。一刻也不能离,天空还时时的下着雨。淋湿了大地,淋湿了所有的十足。玫瑰花瓣,吐着一个个心事,象斑斓的香露,在吻。

上一篇:迷宫

下一篇:月光下,只是隔尘相望